仲裁秘书刍议

2018-01-29 07:55:00 访问次数:24906次

仲裁秘书刍议
姜丽丽
原文载《法制日报》2006年12月26日理论版
仲裁秘书刍议
姜丽丽
原文载《法制日报》2006年12月26日理论版

自1995年中国仲裁法实施以来,中国仲裁制度有了长足的发展。众所周知,仲裁法规定我国实行的是机构仲裁,因此,仲裁机构的发展状况实际具体化了中国仲裁事业的发展状况;与仲裁机构相关的具体制度安排也成为
仲裁发展过程中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建构的问题。其中,机构仲裁的特点决定了仲裁裁决的过程必然带有了仲裁机构的烙印,而这一烙印落实到具体的仲裁案件中,就为“仲裁秘书”这一特殊角色或者行业的产生奠定了基础。对于这个在仲裁制度发展过程中实际参与、塑造着仲裁事业,并随中国机构仲裁事业的日益发展而彰显其重要性的行业,不但仲裁法立法没有涉及,而且,恕笔者浅陋,亦鲜见有对仲裁秘书这一相对“新兴”的行业有系统思考、论述者。从事过仲裁的人士均可理解,无论是仲裁机构的发展还是具体仲裁业务的办理,仲裁秘书———实际其所代表的是仲裁机构的常设执行部门———的重要意义,因此,笔者不揣冒昧,藉此揭开仲裁秘书这一长期隐藏于仲裁制度话语后面的重要角色的“面纱”,就教于各位大家。
  考虑到我国商事仲裁制度尚属发展初期,仲裁秘书的产生、背景,甚至承担的职能,均因仲裁机构发展阶段、发展模式不同而各有差异。本文主要从规范研究的视角入手,同时尊重中国的仲裁实践。

  (一)仲裁秘书的特性
  本文所探讨的仲裁秘书是专指在商事仲裁机构中专职从事仲裁业务,负责案件的程序管理和服务工作的人员,也有机构称之为“办案秘书”。“仲裁秘书”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的特性主要表现在:(1)工作内容方面,其从事的文档、事务性工作是专门针对仲裁业务、尤其是针对仲裁案件的管理工作(casemanaging)。相较一般的文档管理工作,其既对人又对事,直接跟案件参与各方发生联系,综合程度更高,秘书更具自主性和独立性。(2)工作规范方面,仲裁秘书的案件管理不仅要符合其服务的机构所制定的工作规范,更重要的是必须依循机构的仲裁规则和仲裁法的相关规定进行,从而进一步要符合司法审查的规则,因其工作将被纳入法院司法审查的事后监督范畴。(3)法律意义方面,仲裁秘书工作将导致仲裁法律关系的产生和变更,并和一定的法律后果紧密相连。(4)工作对象方面,仲裁秘书所负责的工作指向一般分为确定性的仲裁机构的常设办事部门(谓之秘书处或办公室),和临时性的因案件而组成的仲裁庭及其管辖的当事人。仲裁秘书既要代表仲裁机构履行受理案件、协助组成仲裁庭、推进案件审理进程等职能以服务于当事人和仲裁员,又应通过案件管理,确保仲裁程序中的参与者严格执行仲裁法、仲裁规则及相关规范以维护当事人仲裁权利和机构的公信力。
  可见,仲裁秘书是指在仲裁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具有自身行业特征和职业规范的特定人群。基于此,笔者将从仲裁秘书产生的制度基础、承担的职能和职业要求等几方面略做分析。
  (二)仲裁秘书产生的法律依据和制度基础
  仲裁秘书在组织建构上属于仲裁委员会的办事机构,但关于仲裁委员会办事机构的设置仲裁法并未予以明确规定。从立法学的基本原理理解,设立办事机构应是委员会执行仲裁法的应有之义。据此,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重新组建仲裁机构方案》(国办发【1995】44号文)中明确:“仲裁委员会下设办事机构,负责办理仲裁案件受理、仲裁文书送达、档案管理、仲裁费用的收取与管理等事务。办事机构日常工作由仲裁委员会秘书长负责。”同时,其在发布的《仲裁委员会示范章程》第12条中规定:“仲裁委员会下设办事机构。办事机构在仲裁委员会秘书长领导下负责处理仲裁委员会的日常工作。”一般认为,国办发【1995】44号文确定了中国仲裁机构的制度设置蓝本,也因此确定了仲裁委员会办事机构的组织构架。对此,国内仲裁机构制定的仲裁规则一般也都在概括性规定中明确由秘书长领导下的办事机构处理日常事务,提供仲裁秘书服务。如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仲)规则之第3条、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贸仲)规则之第9条和第14条。《国际商会仲裁规则》(ICC规则)则在首条明确国际仲裁院的职责在于“确保本规则的适用,并制定内部规则”,下设秘书处。秘书处的职能除在程序中列明外,并专门在作为规则附件的章程和内部规则中予以规定。
  由上可知,仲裁秘书产生于仲裁机构的办事机构,而办事机构的主要职能是贯彻落实仲裁委员会制定的制度、规范,特别是保障施行仲裁规则以仲裁案件。仲裁秘书即是承担仲裁机构依法实施仲裁行为这一核心职能的职业群体。
  (三)仲裁秘书的职能
  1.案件管理职能。指对案件的整体流程管理,一般包括立案,仲裁文件的制作及送达,协助组庭、安排开庭,庭审记录,协助起草编辑有关文书、归档案卷及其他仲裁庭交办的工作等,是仲裁秘书的主要职能。对此,各机构均制定有详尽工作规范,不再赘述。但关于该项职能对应的价值和目标在制度中和理论上却鲜有论述,而缺乏明确价值指引的制度往往导致责、权、利的混乱和职能权限的模糊,最终损害其制度基础。因此,笔者主要从与案件管理职能设置的制度目标和价值指向———案件审裁职能———的关联角度来分析其自身的意义。笔者认为,案件管理职能以仲裁庭案件审裁职能为归依,并服务于后者。
  仲裁机构承担的核心职能是仲裁案件,这毋须赘言;但正如法律赋予法院的职能是司法审判,而现实中各国法院都必然还有财政、办公室工作等内部行政管理事务一样,仲裁案件要想实现审裁案件这一核心职能必然要有相应的案件管理和行政管理制度相配套。正因如此,法院内部的司法行政管理与审判职能如何协调是各国司法制度建构的重要内容。与司法系统对审判权独立行使的制度保障相比,仲裁法规定的仲裁机构的设置和仲裁庭临时组庭、独立审裁的原则,从立法上对仲裁庭承担的审裁功能和相关行政管理功能的分立提供了可能,从而在制度上可能避免行政管理职能对仲裁庭独立判断的不当影响。这或可为司法改革研讨中“司法行政管理职能与审判职能分开”的问题提供借鉴。同时,笔者也企图从与核心功能同样为审理裁判的司法系统内部这两种功能之间的密切关系上,说明仲裁中的案件管理职能之于其核心的审裁功能的重要;再次,以司法系统的职能设置作为比较背景,可以发现,无论是考察我国法院内部的制度安排还是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巧妙运作,法院的内部行政管理均有可能与其核心的审判工作发生某种冲突,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司法权的独立行使。
  相较而言,仲裁制度中已经先天具备了仲裁机构的管理职能和仲裁庭的审裁职能相独立的组织框架,仲裁秘书应当认识到案件管理职能依托的立法精神和制度理念,明确该项职能履行的特性:(1)保障性,案件管理职能应当为保障案件审裁这一核心功能服务;(2)促进性,案件管理应当以促进案件审裁价值的最大化,为争议得以高效、合理解决的目标服务;(3)正当性,基于前两者,仲裁秘书进行案件管理须有正当性基础,避免对审裁过程和裁决结果施加不当影响。关于该项核心职能行使的有关问题笔者将专文探讨。
  2.监督执行职能
  仲裁秘书进行案件管理的同时是作为仲裁机构的工作人员代表机构参与到案件的审裁中,因此,其必然要承担其所代表的机构的监督职能,即对仲裁过程中仲裁庭、当事人、仲裁机构(仲裁秘书)所互动参与的一系列仲裁活动的合法性或绩效进行监督评价,特别是对是否符合机构的规则和相关职业道德规范等方面的评价。
  根据法律规定,对仲裁裁决的法律监督仅限于事后对裁决不予执行或者撤销的司法审查,这也被认为是一裁终局的仲裁制度的风险之一。另一方面,仲裁法规定的当事人对仲裁机构的自主选择权又决定了仲裁机构信誉,特别是其制定的规则和选聘的仲裁员的公信力,都构成其在仲裁行业市场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因此,仲裁机构应当有维护自身信誉、铸造公信力的内在需求。这种需求必然导致其在内部管理上要求案件程序上严格遵守仲裁法和仲裁规则,仲裁员要公正、高效的履行审裁职责,以降低仲裁文书被司法审查否定的风险,从而赢得当事人的信任以保障其机构的发展。在仲裁过程中,这一职能首先要由直接参与案件的仲裁秘书来具体实现。据悉,像北仲、深仲等机构均有关于秘书要对仲裁庭在审理案件过程中的表现———包括业务能力和职业操守方面等进行考核的规定。因此,仲裁秘书的监督执行职能既是机构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对当事人仲裁权利的重要保障。
  3.机构建设和行业推广职能。
  近段得见中国仲裁网著名博友“闻思修”先生发出“仲裁秘书工作之有为”的感慨,看似是对年轻仲裁秘书不理解其所承担的工作“之丰富的内涵”的隐忧,其实,作为中国仲裁发展史上第一代仲裁人,先生之忧体现的是其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和心系仲裁发展的拳拳之心!正基于此,本文才在中国仲裁发展的特定历史背景下特别提出机构建设和行业推广这一职能。十余年间,机构仲裁的设置为仲裁业培养了第一批职业仲裁人员队伍,相对于多为兼职的仲裁员群体,仲裁机构中的专职工作人员,责无旁贷地承担了仲裁“启蒙”的历史重任。从仲裁员的培养、选聘,到机构自身建设的探索以及仲裁法的宣传推广,都需要仲裁机构在发展初期投入更多的精力。而承担了机构核心职能的仲裁秘书,在这一历史环境下的优势在于“一线”的工作实践使其能够更全面地掌握整个仲裁进程中各方的互动情况,从而能够多维度思考制度安排的合理性,并以自身的实际行动和改良思考推动仲裁事业的进步,成为行业的开拓者。再者,仲裁本身的优势还在于其和国际惯例高度接轨,在国际商事仲裁制度发展相对成熟的环境中,这种思考因可以直接借鉴国际经验而使得开拓者有一个国际化背景可以参考,最大可能地避免误入歧途、走弯路。
  相对而言,仲裁这一“新兴”行业具有蓬勃的生命力和光明的未来,中国仲裁因其尚处启蒙阶段的可塑性,及其自身的国际性趋势所彰显的坦荡前途,都给仲裁秘书以“铁肩担道义”的心态承担起机构建设和行业推广的职能赋予了历史意义和社会意义。
  (四)仲裁秘书的素质要求
  深圳仲裁委员会邹处平先生曾撰文曰:“仲裁案件质量和效率的高低,仲裁庭秘书系于一半”,虽嫌夸大,但对仲裁秘书之重视可见一斑。鉴于仲裁机构一般均有对仲裁秘书的资格要求,本文更强调其要求背后的要义:
  1.职业道德方面:廉洁自律、勤勉敬业。
  仲裁是争议解决之道,是当事人利益博弈的赛场,仲裁秘书因其承担的职能而必然会面临诱惑和道德风险。正因如此,职业道德的严格自律是对仲裁秘书的首要要求。需要强调的是,仲裁秘书的廉洁自律要求,与司法、行政等公权力系统的廉政要求相较更有其自身深义:仲裁机构具有民间性,仲裁权利的正当性来源是当事人的自愿选择和授权,仲裁制度设置以市民社会中理性人对公权的排除和对私权的信任为前提,如若打破这种信任,摧毁的不仅是个人的信誉和职业生涯,更是直接打击了仲裁行业的公信力,动摇的是整个社会的和谐理性发展关系,也即直接损害仲裁的制度社会基础。况且,由于仲裁的国际性特点,一国仲裁公信力的缺失就为国际仲裁的进入提供了机遇———仲裁作为服务贸易进入我国几乎没有制度上的壁垒,若此,我们可能面临由于缺乏中国培养的仲裁员、且存在历史、文化和法制等方面难以沟通的差异,国际仲裁中涉及中方的合理权益保障都极为困难且成本高昂的风险。可以想见,因此导致整个国家经济贸易方面的巨额损失亦非危言。
  2.业务素质方面:一专多能、管理协调。
  “一专”指的是熟悉法律专业知识,尤其是对仲裁制度和理念的认识,避免造成“泛诉讼化”倾向。“多能”指的是具备文书写作、办公自动化,外语交流等多种工作技能。
  作为民间性机构,在没有法律明确授权的情况下,仲裁办案中涉及需要法院、行政部门、中介机构等配合的情况,均需要仲裁秘书以合作的态度和良好的沟通能力来协调;甚至机构自身发展和推广仲裁等工作亦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因此,管理协调的综合素质也是成为优秀仲裁秘书的必要条件。
  总之,仲裁秘书工作立于矛盾纷争的风头浪尖,其本身要以服务和合作者的身份在最具效率的时间内成功组织不同行业、素质和背景的人共同来解决冲突问题,同时还要充当仲裁这片尚有杂草混迹的“麦田”的“守望者”,其工作要求之高堪与曹雪芹先生所言“事事洞明、人情练达”境界相媲!但这不正是提供了达到闻思修先生所感慨的“反映出何等之工作水平和优秀之工作业绩乎”的机会吗?
自1995年中国仲裁法实施以来,中国仲裁制度有了长足的发展。众所周知,仲裁法规定我国实行的是机构仲裁,因此,仲裁机构的发展状况实际具体化了中国仲裁事业的发展状况;与仲裁机构相关的具体制度安排也成为
仲裁发展过程中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建构的问题。其中,机构仲裁的特点决定了仲裁裁决的过程必然带有了仲裁机构的烙印,而这一烙印落实到具体的仲裁案件中,就为“仲裁秘书”这一特殊角色或者行业的产生奠定了基础。对于这个在仲裁制度发展过程中实际参与、塑造着仲裁事业,并随中国机构仲裁事业的日益发展而彰显其重要性的行业,不但仲裁法立法没有涉及,而且,恕笔者浅陋,亦鲜见有对仲裁秘书这一相对“新兴”的行业有系统思考、论述者。从事过仲裁的人士均可理解,无论是仲裁机构的发展还是具体仲裁业务的办理,仲裁秘书———实际其所代表的是仲裁机构的常设执行部门———的重要意义,因此,笔者不揣冒昧,藉此揭开仲裁秘书这一长期隐藏于仲裁制度话语后面的重要角色的“面纱”,就教于各位大家。
  考虑到我国商事仲裁制度尚属发展初期,仲裁秘书的产生、背景,甚至承担的职能,均因仲裁机构发展阶段、发展模式不同而各有差异。本文主要从规范研究的视角入手,同时尊重中国的仲裁实践。
  (一)仲裁秘书的特性
  本文所探讨的仲裁秘书是专指在商事仲裁机构中专职从事仲裁业务,负责案件的程序管理和服务工作的人员,也有机构称之为“办案秘书”。“仲裁秘书”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的特性主要表现在:(1)工作内容方面,其从事的文档、事务性工作是专门针对仲裁业务、尤其是针对仲裁案件的管理工作(casemanaging)。相较一般的文档管理工作,其既对人又对事,直接跟案件参与各方发生联系,综合程度更高,秘书更具自主性和独立性。(2)工作规范方面,仲裁秘书的案件管理不仅要符合其服务的机构所制定的工作规范,更重要的是必须依循机构的仲裁规则和仲裁法的相关规定进行,从而进一步要符合司法审查的规则,因其工作将被纳入法院司法审查的事后监督范畴。(3)法律意义方面,仲裁秘书工作将导致仲裁法律关系的产生和变更,并和一定的法律后果紧密相连。(4)工作对象方面,仲裁秘书所负责的工作指向一般分为确定性的仲裁机构的常设办事部门(谓之秘书处或办公室),和临时性的因案件而组成的仲裁庭及其管辖的当事人。仲裁秘书既要代表仲裁机构履行受理案件、协助组成仲裁庭、推进案件审理进程等职能以服务于当事人和仲裁员,又应通过案件管理,确保仲裁程序中的参与者严格执行仲裁法、仲裁规则及相关规范以维护当事人仲裁权利和机构的公信力。
  可见,仲裁秘书是指在仲裁过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具有自身行业特征和职业规范的特定人群。基于此,笔者将从仲裁秘书产生的制度基础、承担的职能和职业要求等几方面略做分析。
  (二)仲裁秘书产生的法律依据和制度基础
  仲裁秘书在组织建构上属于仲裁委员会的办事机构,但关于仲裁委员会办事机构的设置仲裁法并未予以明确规定。从立法学的基本原理理解,设立办事机构应是委员会执行仲裁法的应有之义。据此,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重新组建仲裁机构方案》(国办发【1995】44号文)中明确:“仲裁委员会下设办事机构,负责办理仲裁案件受理、仲裁文书送达、档案管理、仲裁费用的收取与管理等事务。办事机构日常工作由仲裁委员会秘书长负责。”同时,其在发布的《仲裁委员会示范章程》第12条中规定:“仲裁委员会下设办事机构。办事机构在仲裁委员会秘书长领导下负责处理仲裁委员会的日常工作。”一般认为,国办发【1995】44号文确定了中国仲裁机构的制度设置蓝本,也因此确定了仲裁委员会办事机构的组织构架。对此,国内仲裁机构制定的仲裁规则一般也都在概括性规定中明确由秘书长领导下的办事机构处理日常事务,提供仲裁秘书服务。如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仲)规则之第3条、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贸仲)规则之第9条和第14条。《国际商会仲裁规则》(ICC规则)则在首条明确国际仲裁院的职责在于“确保本规则的适用,并制定内部规则”,下设秘书处。秘书处的职能除在程序中列明外,并专门在作为规则附件的章程和内部规则中予以规定。
  由上可知,仲裁秘书产生于仲裁机构的办事机构,而办事机构的主要职能是贯彻落实仲裁委员会制定的制度、规范,特别是保障施行仲裁规则以仲裁案件。仲裁秘书即是承担仲裁机构依法实施仲裁行为这一核心职能的职业群体。
  (三)仲裁秘书的职能
  1.案件管理职能。指对案件的整体流程管理,一般包括立案,仲裁文件的制作及送达,协助组庭、安排开庭,庭审记录,协助起草编辑有关文书、归档案卷及其他仲裁庭交办的工作等,是仲裁秘书的主要职能。对此,各机构均制定有详尽工作规范,不再赘述。但关于该项职能对应的价值和目标在制度中和理论上却鲜有论述,而缺乏明确价值指引的制度往往导致责、权、利的混乱和职能权限的模糊,最终损害其制度基础。因此,笔者主要从与案件管理职能设置的制度目标和价值指向———案件审裁职能———的关联角度来分析其自身的意义。笔者认为,案件管理职能以仲裁庭案件审裁职能为归依,并服务于后者。
  仲裁机构承担的核心职能是仲裁案件,这毋须赘言;但正如法律赋予法院的职能是司法审判,而现实中各国法院都必然还有财政、办公室工作等内部行政管理事务一样,仲裁案件要想实现审裁案件这一核心职能必然要有相应的案件管理和行政管理制度相配套。正因如此,法院内部的司法行政管理与审判职能如何协调是各国司法制度建构的重要内容。与司法系统对审判权独立行使的制度保障相比,仲裁法规定的仲裁机构的设置和仲裁庭临时组庭、独立审裁的原则,从立法上对仲裁庭承担的审裁功能和相关行政管理功能的分立提供了可能,从而在制度上可能避免行政管理职能对仲裁庭独立判断的不当影响。这或可为司法改革研讨中“司法行政管理职能与审判职能分开”的问题提供借鉴。同时,笔者也企图从与核心功能同样为审理裁判的司法系统内部这两种功能之间的密切关系上,说明仲裁中的案件管理职能之于其核心的审裁功能的重要;再次,以司法系统的职能设置作为比较背景,可以发现,无论是考察我国法院内部的制度安排还是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巧妙运作,法院的内部行政管理均有可能与其核心的审判工作发生某种冲突,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司法权的独立行使。
  相较而言,仲裁制度中已经先天具备了仲裁机构的管理职能和仲裁庭的审裁职能相独立的组织框架,仲裁秘书应当认识到案件管理职能依托的立法精神和制度理念,明确该项职能履行的特性:(1)保障性,案件管理职能应当为保障案件审裁这一核心功能服务;(2)促进性,案件管理应当以促进案件审裁价值的最大化,为争议得以高效、合理解决的目标服务;(3)正当性,基于前两者,仲裁秘书进行案件管理须有正当性基础,避免对审裁过程和裁决结果施加不当影响。关于该项核心职能行使的有关问题笔者将专文探讨。
  2.监督执行职能
  仲裁秘书进行案件管理的同时是作为仲裁机构的工作人员代表机构参与到案件的审裁中,因此,其必然要承担其所代表的机构的监督职能,即对仲裁过程中仲裁庭、当事人、仲裁机构(仲裁秘书)所互动参与的一系列仲裁活动的合法性或绩效进行监督评价,特别是对是否符合机构的规则和相关职业道德规范等方面的评价。
  根据法律规定,对仲裁裁决的法律监督仅限于事后对裁决不予执行或者撤销的司法审查,这也被认为是一裁终局的仲裁制度的风险之一。另一方面,仲裁法规定的当事人对仲裁机构的自主选择权又决定了仲裁机构信誉,特别是其制定的规则和选聘的仲裁员的公信力,都构成其在仲裁行业市场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因此,仲裁机构应当有维护自身信誉、铸造公信力的内在需求。这种需求必然导致其在内部管理上要求案件程序上严格遵守仲裁法和仲裁规则,仲裁员要公正、高效的履行审裁职责,以降低仲裁文书被司法审查否定的风险,从而赢得当事人的信任以保障其机构的发展。在仲裁过程中,这一职能首先要由直接参与案件的仲裁秘书来具体实现。据悉,像北仲、深仲等机构均有关于秘书要对仲裁庭在审理案件过程中的表现———包括业务能力和职业操守方面等进行考核的规定。因此,仲裁秘书的监督执行职能既是机构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对当事人仲裁权利的重要保障。
  3.机构建设和行业推广职能。
  近段得见中国仲裁网著名博友“闻思修”先生发出“仲裁秘书工作之有为”的感慨,看似是对年轻仲裁秘书不理解其所承担的工作“之丰富的内涵”的隐忧,其实,作为中国仲裁发展史上第一代仲裁人,先生之忧体现的是其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和心系仲裁发展的拳拳之心!正基于此,本文才在中国仲裁发展的特定历史背景下特别提出机构建设和行业推广这一职能。十余年间,机构仲裁的设置为仲裁业培养了第一批职业仲裁人员队伍,相对于多为兼职的仲裁员群体,仲裁机构中的专职工作人员,责无旁贷地承担了仲裁“启蒙”的历史重任。从仲裁员的培养、选聘,到机构自身建设的探索以及仲裁法的宣传推广,都需要仲裁机构在发展初期投入更多的精力。而承担了机构核心职能的仲裁秘书,在这一历史环境下的优势在于“一线”的工作实践使其能够更全面地掌握整个仲裁进程中各方的互动情况,从而能够多维度思考制度安排的合理性,并以自身的实际行动和改良思考推动仲裁事业的进步,成为行业的开拓者。再者,仲裁本身的优势还在于其和国际惯例高度接轨,在国际商事仲裁制度发展相对成熟的环境中,这种思考因可以直接借鉴国际经验而使得开拓者有一个国际化背景可以参考,最大可能地避免误入歧途、走弯路。
  相对而言,仲裁这一“新兴”行业具有蓬勃的生命力和光明的未来,中国仲裁因其尚处启蒙阶段的可塑性,及其自身的国际性趋势所彰显的坦荡前途,都给仲裁秘书以“铁肩担道义”的心态承担起机构建设和行业推广的职能赋予了历史意义和社会意义。
  (四)仲裁秘书的素质要求
  深圳仲裁委员会邹处平先生曾撰文曰:“仲裁案件质量和效率的高低,仲裁庭秘书系于一半”,虽嫌夸大,但对仲裁秘书之重视可见一斑。鉴于仲裁机构一般均有对仲裁秘书的资格要求,本文更强调其要求背后的要义:
  1.职业道德方面:廉洁自律、勤勉敬业。
  仲裁是争议解决之道,是当事人利益博弈的赛场,仲裁秘书因其承担的职能而必然会面临诱惑和道德风险。正因如此,职业道德的严格自律是对仲裁秘书的首要要求。需要强调的是,仲裁秘书的廉洁自律要求,与司法、行政等公权力系统的廉政要求相较更有其自身深义:仲裁机构具有民间性,仲裁权利的正当性来源是当事人的自愿选择和授权,仲裁制度设置以市民社会中理性人对公权的排除和对私权的信任为前提,如若打破这种信任,摧毁的不仅是个人的信誉和职业生涯,更是直接打击了仲裁行业的公信力,动摇的是整个社会的和谐理性发展关系,也即直接损害仲裁的制度社会基础。况且,由于仲裁的国际性特点,一国仲裁公信力的缺失就为国际仲裁的进入提供了机遇———仲裁作为服务贸易进入我国几乎没有制度上的壁垒,若此,我们可能面临由于缺乏中国培养的仲裁员、且存在历史、文化和法制等方面难以沟通的差异,国际仲裁中涉及中方的合理权益保障都极为困难且成本高昂的风险。可以想见,因此导致整个国家经济贸易方面的巨额损失亦非危言。
  2.业务素质方面:一专多能、管理协调。
  “一专”指的是熟悉法律专业知识,尤其是对仲裁制度和理念的认识,避免造成“泛诉讼化”倾向。“多能”指的是具备文书写作、办公自动化,外语交流等多种工作技能。
  作为民间性机构,在没有法律明确授权的情况下,仲裁办案中涉及需要法院、行政部门、中介机构等配合的情况,均需要仲裁秘书以合作的态度和良好的沟通能力来协调;甚至机构自身发展和推广仲裁等工作亦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因此,管理协调的综合素质也是成为优秀仲裁秘书的必要条件。
  总之,仲裁秘书工作立于矛盾纷争的风头浪尖,其本身要以服务和合作者的身份在最具效率的时间内成功组织不同行业、素质和背景的人共同来解决冲突问题,同时还要充当仲裁这片尚有杂草混迹的“麦田”的“守望者”,其工作要求之高堪与曹雪芹先生所言“事事洞明、人情练达”境界相媲!但这不正是提供了达到闻思修先生所感慨的“反映出何等之工作水平和优秀之工作业绩乎”的机会吗?

返回顶部